两男子出行路上遇桥下积水被淹身亡(图)

发布时间:2015-08-28 09:39:59
两男子出行路上遇桥下积水被淹身亡(图)
两男子被淹死的地方 两男子被淹死的地方

  一个不起眼的地段,因一次暴雨汇聚了足以致命的积水,没有警戒线、没有值守人员、没有任何足以提醒危险的标识,两个平凡的、为生活打拼的年轻人在这里失去了生命,一个24岁、一个31岁。  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发现,家属除了悲伤,更多的是无所适从,他们跪地求助、伏地痛哭,希望有人给他们一个说法,但至今没有一个部门或者单位对此表态。

  24岁庞楠楠本来要接父亲、妻子一起回家

  8月2日晚暴雨来袭,西安市临潼区穆寨街道瞬间大雨倾盆。在亲戚家参加葬礼的庞川看大雨迟迟停不下来,便打电话让儿子开车接他回家。电话接通后,儿子让他在亲戚家等一下,“马上过来,我们一起回家”。

  庞川怎么都没想到,这竟是父子最后一次对话,24岁的儿子庞楠楠成为临潼火车站东闸口桥洞积水中发现的死者之一。

  他与家人失联近20小时 亲戚从网上得知噩耗

  庞川说,当晚7时许他给儿子打电话,儿子说正在办事,等一会儿就过来接他回家。晚8时许,庞川见儿子迟迟不来便打电话询问,但儿子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这让庞川非常担心。后来,趁雨势渐小,庞川自己回了家。

  回到家后,庞川再次联系儿子,仍联系不上,家人用不同的手机联系也都没有结果。庞川在忐忑的心情中度过了近20个小时。

  8月3日下午,庞家的一个亲戚在网上看到了临潼火车站东闸口桥洞积水中发现浮尸的新闻,新闻提到了被淹没的车型和车主信息,亲戚将这事通知了庞川,随后又到公安临潼分局火车站派出所辨认死者照片,确认是庞楠楠遇难。这时,派出所也通过村委会联系上了庞川,让他去认人。

  24岁的儿子意外离世让庞川无法接受,他急忙通知在西安打工的妻子,受到巨大打击的夫妻俩无所适从。

  是家里唯一的男孩 结婚才8个月

  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见到庞楠楠的母亲时,她正在床上痛哭流涕,情绪激动的她几乎无法和周围人正常沟通。庞川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庞楠楠的爷爷站在一边抹眼泪。

  庞楠楠的姑姑说,庞楠楠共姐弟三人,他是老三,上边有两个姐姐。庞川夫妻年轻时一心想要个男孩,因此即便是庞楠楠的母亲在怀孕7个月时发生了车祸,仍是硬撑着保住了庞楠楠,为此她的腿上落下残疾。由于得到这个儿子非常不易,所以给他取名“楠楠”。庞楠楠去年年底才结婚,至今才8个月。

  “孙子没了,天都塌了”

  庞川说,他身患糖尿病,需要长期以药物维持,目前已无法做比较劳累的工作。本来想着儿子长大成家了,以后全家可以靠儿子支撑,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不久前他(庞楠楠)还和我说要我好好养身体,别再干重活。”

  由于丈夫身体不好,为了给儿子减轻负担,庞楠楠的母亲一直在西安当保姆,每月能赚1200元。儿子的意外离世,让她精神上遭到巨大打击,和华商报记者沟通时,她多次泣不成声,一句完整的话都很难说完。

  庞楠楠的爷爷说:“孙子没了,这个家的天都塌了。”

  事发前妻子电话嘱咐“开车要小心”  庞家有十几亩农田,农忙时庞楠楠会在家干农活,不太忙的时候他会到临潼的一些工地上打零工。庞楠楠和妻子小张在临潼城区租了一间房子,两人有时会在租住屋里住几天。

  小张为了给丈夫分担压力,刚刚在临潼城区一家酒店找了份工作,8月2日是上班的第一天。小张说,白天她上班时,庞楠楠一直在他们租的房子里,她下班后本来打算两人一起去吃饭,可庞楠楠说他要和一个朋友吃饭,说吃晚饭就回来接小张一起回家,然后就开车离开了。

  当晚7时许,临潼下起了暴雨,担心丈夫安全的小张给庞楠楠打了个电话,问他啥时回来,还叮嘱他“开车要小心”。当时庞楠楠说,他跟一个朋友说个事就回去。“我咋都没有想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小张泪流满面地说。

  事发后,小张从庞楠楠前面说的要一起吃饭的朋友处得知,当晚庞楠楠没有去,而是临时去了行者街道下朱村找一个姓朱的朋友。从下朱村回到临潼城区,走东闸口能近不少路,而从被淹没车辆车头的方向看,车刚好是从下朱村的方向而来。

  姑姑推测他用脚垫堵水

  昨日上午,临潼火车站东闸口桥洞下的积水已抽出,庞楠楠的车完全露了出来,家属从车里取出了一个包和一些车辆手续。

  华商报记者近距离观察该车发现,车辆的后玻璃有一个洞,好像是用什么重物打碎的,车辆后排的脚垫不规则地放在洞的旁边。庞楠楠的姑姑推测,可能是车辆进水后车门无法打开,庞楠楠到后边打碎了玻璃,但当时可能水位已经比较高,从玻璃洞进水了,所以庞楠楠试图用脚垫堵住玻璃上的洞。

  庞楠楠的妻子小张称,她到事发地看过了,现场没有显示积水高度的标识,也没有提醒积水的警示牌,还没有灯光照明,她认为这些都是管理方失误,相关部门应该对这件事负责任。然而,事发至今家属没有得到任何部门的安慰。

  由于死因没有认定,庞楠楠的家属正在考虑进行司法鉴定。

  31岁左胜彪本想送完奶后去看住院的女儿  8月2日下午,左胜彪像往常一样骑上电动车离家前往临潼城区送牛奶,85岁的奶奶带着5岁大的重孙目送他离开,老人家怎么也没想到,左胜彪这一走,就成了永诀。

  一天之后,左家得到消息,在因暴雨积水的临潼火车站东闸口桥洞里,找到了左胜彪的遗体和他的电动车。

  8月4日中午,临潼区行者街道办事处北庄村。左胜彪61岁的父亲直挺挺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一言不发,瘦削的面孔上肌肉不时会剧烈地抽动。与之相反,左胜彪的母亲和奶奶哭声撕心裂肺,让人闻之恻然,不少村民陪着落了泪。

  “这娃很勤快,信誉好”

  左家20多年来一直靠养奶牛维持生计,左胜彪没上过什么学,从学校出来时才十几岁,在社会上打过几年工,后来父母年龄大了,养奶牛的生计就由他接了过去。他靠着这个生计娶妻生子,也为此付出了所有的精力。

  母亲说,儿子每天5点多就得起床,割草、打料,挤奶……他每天要两次前往临潼城区送鲜奶,每天的送奶量在100斤左右。上午那一趟得赶在城里人上班之前送到,而下午的那一趟得赶在城里人下班后送到。

  送自家牛产的鲜奶,是一个需要讲信用的活儿。

  送奶要准点,要保证质量,一次出问题,客户就不会再信任,本村人眼看着左胜彪从事这个生意多年,给他的评价是,“这娃很勤快,信誉好”。

  送鲜奶路上遭遇意外

  左胜彪今年31岁,有一子一女,儿子今年5岁,女儿1岁。大约10天前,女儿因病到西安住院治疗,左胜彪的母亲和妻子都去照顾。其间,左胜彪也去了两天,有订奶客户打电话问为什么没有送奶,他就从西安赶了回来。

  8月2日下午,左胜彪最后一次去临潼城区送奶。据村里人说,他本打算送完奶就到西安去看住院的女儿,送些钱过去。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家,父亲以为他去了西安,而在西安的妻子和母亲则以为他在家里。

  当晚7时许,临潼大雨倾盆,在左胜彪来往城区的必经之处??临潼火车站东闸口桥洞,迅速形成了很深的积水。据当地人说,这个地方只要下雨就积水,不过,积水这么深,却是第一次见到??水最深时可能超过3米。

  8月3日上午,有人在桥洞积水里发现一辆轿车,旁边漂着一个人。那是24岁的庞楠楠。当日下午,有关部门在抽桥洞积水时,在积水最深处,发现了31岁的左胜彪,旁边还有他常年骑着在城区和家之间奔波的电动车。  现场有认识左胜彪的人,很快通知了左胜彪的父亲。8月4日上午,左胜彪的母亲从医院赶回家,才知道儿子在前天的那场暴雨中遭遇了无妄之灾。

  村里人猜测,左胜彪是从城区回家时在东闸口桥洞被溺亡的,可能是电动车在桥洞积水中翻倒了,之后人被污浊的雨水呛昏溺亡。据说,找到左胜彪时,电动车就压在他身上。

  亲属追问谁该为事故担责

  8月4日上午,左胜彪遭遇意外的事故现场,临潼火车站东闸口桥洞,由于前一天再次下暴雨,这里的积水再次上升。当地组织了抽水机正在抽水。另一名遇难者庞楠楠的那辆小轿车仍然停在积水中,粘满泥浆。

  左胜彪和庞楠楠的亲属就在这里相遇,相对唏嘘、愤慨。

  两家人都想不通,一场雨,怎么就要了两个大活人的命?他们商量着是不是该到哪儿去问问这到底是谁的责任?但两家人都不知道该去哪里。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1.76复古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