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法官伤人被停职 自称因家人受威胁情绪失控

发布时间:2015-09-10 09:08:59
浙江法官伤人被停职 自称因家人受威胁情绪失控
法院6楼办公室走廊,徐某就是在这里被庭长抱脚掀倒的 法院6楼办公室走廊,徐某就是在这里被庭长抱脚掀倒的
被抱脚掀倒受伤的徐某诊疗证明 被抱脚掀倒受伤的徐某诊疗证明

  最近“金华婺城区法院庭长伤人”事件经媒体和网络关注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

    有人说,法官是法律尊严的守护者,不管是动手打人还是抱脚掀人都是不对的;也有的网友觉得,被打者所说“你接小孩,我跟你一起去,正好熟悉一下”的言语太过激,“不打人的法官不是好父亲”。

  在人们的强烈关注和热议声中,本报记者来到金华婺城区,对该起事件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了法院庭长胡某,以及被抱脚掀倒的区供销社党组书记徐某。□记者 陈善君 文/摄

  还原事发过程

  反映人言语刺激庭长后,遭庭长抱脚掀倒在地

  9月6日,记者再次来到金华婺城区法院。民二庭的办公室门前是一道狭长的走廊,三个月前就在这个走廊,发生了如今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庭长抱脚掀倒反映人事件。

  9月1日,本报记者曾来过一次,因涉事庭长胡某家中有事请假没碰到。再次前来,记者见到了他。

  胡庭长是个老法官,从业有二十年。他说不能说是“法官打人”,但对于抱脚掀倒反映人徐某的事实并不否认。

  在对当事人及多方采访后,记者还原了事发过程:5月11日下午,在听了徐某半个小时反映判案不公的情况下,胡庭长没有给予过多解释,起身表示要去学校接小孩。

  得不到积极回应的徐某,最后言语上出现了过激。“你回避我就跟着你!”“你接小孩,我跟你一起去,正好熟悉一下。”胡庭长从办公室走到走廊上,徐某一边说一边跟着他。见徐跟着他,胡庭长又回到办公室,徐某也跟着进了办公室。于是胡庭长又从办公室出来,徐某也跟着他走到走廊上。

  就在第二次跟到走廊上的时候,胡庭长突然回头,一边喊着“你杀我啊!你杀我啊!他要杀我了!”一边将徐某逼到墙边。

  先是抱住徐某的腰拖拽,没有拖倒,继而抱住他的脚,将其掀倒在地,自己也随之倒地。

  随后胡庭长起身离开了法院。法院副院长随后过来见了徐某,并查看了监控。

  涉事庭长这样说

  想到因工作其家人、孩子安全受到威胁,情绪一时失控

  当天晚上,徐某向当地金华市公安局江南分局三江派出所进行了报案,派出所随即将庭长胡某传唤到派出所做笔录。胡某说自己突然被派出所叫过去做笔录,才知道徐某报案了,于是自己同时也以受到威胁恐吓、限制人身自由为由进行了报案。

  第二天,徐某到金华中医院检查伤势,医院诊断为轻微脑震荡。胡某并无大碍,没有到医院检查。

  “自己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具体经过也记不清了!”胡庭长说,主要是受到了徐某要跟着他去接孩子那句话的言语刺激,想到因为工作其家人、孩子安全受到威胁,情绪一时失控。

  引起媒体关注后,8月28日,婺城区法院在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徐某投诉庭长打人事件情况通报》:“2015年5月11日下午5时许,徐某通过法院保安打电话给胡某,要求给予接待。胡某在一审审理期间已接待徐某十余次,因徐不是案件当事人,且二审已维持原判,即表示不方便接待。徐某在电话中称,‘如果不接待,就到你胡某家里去。’因担心家人受到惊扰,胡某在办公室里接待了徐某。”

  通报中写到的除了“跟你接小孩”,言语上刺激还有:“接待持续约半个小时,其间徐某以‘你出去怎么死都不知道。’‘我保证肯定有人会修理你。’‘肯定有人会把你做掉。’‘法院会被炸掉。’等语言进行威胁胡某……”

  “法院说我曾去反映过10多次,但问题是法院都回避我”

  伤者徐某这样说

  记者也来到婺城区供销社办公室找到了涉事人徐某,他的身份确实是区供销社主任、党组书记。

  对于此事,他表示“自己明人不做暗事,也不希望法院遮遮掩掩,采用回避、沉默、不予解释的态度。”

  法院认为徐某不是案件当事人,对此徐某说,作为当事人的丈夫代理案件并无不妥,而且关键是妻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我的妻子一直戴着心脏起搏器,心脏起搏器装在肉体里面,每隔七年要动一次手术更换,当时正好到了起搏器需要更换的年限,因此起搏器不好用了,妻子身体也随之不好,于是我来处理案件,而事实上案件我也最了解。这个原因我跟法院说过。”

  “法院说我曾去反映过10多次,但问题是法院都回避我,没有好好解释我的疑问,胡庭长基本上都闭口不说,用拖延、不理等方式回避我。以前我上门都不录音,打人那次我是事先告诉他我没有办法,我这次录音了。”

  双方的录音显示

  前半小时言语并未过激

  后10分钟里两人情绪升温

  胡某和徐某当时都进行了录音,记者拿到了双方各自录音,时长都在约40分钟左右,录下了从徐某进胡庭长办公室到被掀倒在地的语音全过程。

  从双方录音中可听到,徐某并不是一上来就威胁和恐吓,在40分钟的录音里的前半小时,徐某虽有不平,但基本上都是就案件如何判得不合理,在向胡庭长说理反映,质疑为什么这么判?而胡庭长基本上只是以“二审已判决”,“案件总归要判的”简单作答。这令徐某越来越不满意。

  直到在录音的最后10分钟里,基本保持沉默的胡庭长说要下班去接孩子放学,徐某情绪开始激动,出现了如法院通告所述的过激言语。但当时是否已是法院下班时间,双方存有争议。

  在录音的前半小时里,记者听到基本上都是徐某在说,内容有“我也不喜欢闹大,我想你总要给我一个解释的,你为什么这么判?我什么地方没道理?”“对我有点瑕疵也就算了,但黑白颠倒的事情我不可能就这样忍了。”以及“我妻子是戴着心脏起搏器的人,我家里小孩比你多,还有四个小孩,我现在倾家荡产,你让我们怎么过?”之类的话。

  法院通报中“法院会被炸掉”的语句,完整句子是:“像这样下去,你们法院要被谁炸掉,像你这种人要被谁做掉。我是不会来做的啊,我是遵纪守法的,我说的,我敢作敢为的,我肯定有人来修理你。”

  徐某承认个别言语确实过激,那是长时间得不到积极回应和解释后,胡某又想走人,一时情绪激动,但并没有实际想法。

  事件最新进展

  区纪委已对涉事两人作出处理:

  立案停职,接受调查

  事发时是否下班时间?具体肢体冲突的过程?需要查看监控内容才能获知,但法院和公安均不予提供。

  法院人员说这么长时间过去监控文件已覆盖,要问派出所查看。而处理此案的当地三江派出所也表示不予查看监控视频。事发后,婺城区法院曾通报,“双方没有互殴”,即徐某没有还手。

  对此事件,婺城区法院和金华中级法院先后发布了两次通告,但第二次是“将内部信息误发”,引起了舆论更多的关注。

  第一次是8月28日,婺城区法院发布“对于徐某投诉庭长打人情况通报”,第二次是9月2日,金华市中级人民发布“金华市首起领导干部干预插手司法案件”,通报涉事者作为区供销社主任、党组书记干预插手司法。但9月3日就撤下了该通报,说是“因工作失误造成内部信息公开发表”,原来该信息未经省高院政法委经报批准,并没认定。

  目前,离事发已有三个多月了,在媒体的关注下,在法院回应之下,事实越来越明晰。人们对于此事的热议也持续发酵。

  昨天,金华市婺城区委宣传部人员告诉记者,婺城区委已召开书记专题会决定:区纪委对区供销社党组书记、主任徐乘胜予以党纪立案,对其停职检查,接受调查;区法院对法官胡胜克予以党纪立案,对其停职检查,接受调查,待公安机关作出矛盾冲突的调查结论后再作处理。

  金华市公安局江南分局三江派出所汤所长说,目前此案调查结论还没有出来。本报将继续关注。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传奇私服

热门新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