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探索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发布时间:2015-04-19 12:13:47
浙江探索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这是浙江德清县筏头乡“裸心谷生态度假村”以低碳理念兴建的“森林度假夯土小屋”建筑群(2012年6月2日摄)。   这是浙江德清县筏头乡“裸心谷生态度假村”以低碳理念兴建的“森林度假夯土小屋”建筑群(2012年6月2日摄)。

  新华网杭州2月28日电 特稿:十年接力绘美丽浙江 生态红利惠千万群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浙江的探索和实践

  新华社记者 慎海雄、何玲玲、张乐

  “春风又绿江南岸”。早春时节的浙江大地,满目绿水青山,令人流连忘返。刚刚过去的羊年春节,仅杭州、嘉兴、湖州三市,接待的中外游客就超过了71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达71亿元。“游历在这诗画般的山水间,仿佛到了欧洲的哪个地方。”长期居住在境外的上海游客陈女士说。绿水青山,不仅仅是展示今日浙江的“金名片”,而且成为浙江可持续发展的“摇钱树”“聚宝盆”。

  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安吉余村考察时,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10年来,浙江干部群众把美丽浙江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最大本钱,护美绿水青山、做大金山银山,不断丰富发展经济和保护生态之间的辩证关系,在实践中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化为生动的现实,成为千万群众的自觉行动。

  从卖矿石到卖风景 从靠山吃山到养山富山

  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这“两座山”的关系认知,在浙江经历了一段逐步发展的过程。

  浙江境内七山一水两分田,靠山吃山自古皆然。浙北湖州的石灰岩品质优良,是长三角建筑石料的主要供应地。经年累月的开采,让这片曾经的“江南清丽地”因此蒙尘:淤泥沉积,部分河床在35年内抬高了2米;昔日“桃花流水鳜鱼肥”的东苕溪,部分断面“比黄河水还要浑浊”。

  随着百姓对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用绿水青山换金山银山的传统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2000年,由李安执导的《卧虎藏龙》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等4项大奖,影片的拍摄地、中国竹乡安吉一举成名,慕名前来万里竹海参观游览的游客络绎不绝。当地居民切身感受到绿水青山的价值。2005年,临近拍摄地“大竹海”的余村毅然关停了每年能给村集体带来300万效益的三个石灰矿。

  余村村委会主任潘文革清晰地记得,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到余村考察,得知村里关闭矿区、走绿色发展之路的做法后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在余村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理念。“在简陋的村委会会议室举行的座谈会上,他告诫我们:‘不要迷恋过去的发展模式,下决心关停矿山是高明之举’。”

  潘文革记得,习近平同志当时还说,不要以环境为代价去推动经济增长,这样的经济增长方式不可持续。生态立县或许会牺牲掉一些经济增长速度,但仍要舍去一些严重污染环境的高能耗产业。

  “石矿关闭的时候,老百姓也曾犹豫过。没想到如今余村的旅游年收入已达到1500万,是10年前卖石头的5倍之多。”安吉县委书记单锦炎说。从过去的卖石头到现在的卖风景,余村的10年之变,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要理念最生动的佐证。

  美丽山水融入科学发展 激情碰撞激发乘数效应

  德清冷坑里自然村位于莫干山脚下。3年前,外出求学归来的本村人钱继良租下了村里几座破败的老房子,将其改造成民宿“西坡29号”。民宿的设计采用极简主义风格,石头泥巴糊的墙,老式瓦片屋顶,原木和竹子做成的书桌和床,环保、怀旧,散发着淡淡的乡愁,引得城里人纷至沓来。

  钱继良的民宿,售价最贵的一间房由当年的猪圈改造而成,一晚售价1580元,是城里设施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价格的两倍还多。可即便如此,仍一房难求。有一位外地客人,一年之内连续来了15次。“对面就是苍翠欲滴的巍巍青山,呼吸入肺的是饱含负氧离子的新鲜空气。2014年全年的入住率在92%!”学建筑出身的钱继良用“高得可怕”来表达自己的惊讶。

  “这1000多块钱的价格中,至少四成卖的是生态,四成卖的是服务,只有两成卖的是房间的硬件设施。”德清县委书记张晓强说,“村民希望进城,而城里人却希望出城,寻找乡愁,呼吸清新空气。这里能让都市人远离城市的喧嚣、最大程度地放飞心灵。”

  像“西坡29号”这样的民宿,德清共有64家,而且家家生意红火。去年,农民家的民宿产业每张床铺的年产值达到1.5万元,裸心谷等高端“洋家乐”的一张床铺的铺均产值更是高达10万元。据统计,去年全年,德清民宿业态共接待游客23.4万人次,其中境外游客 7.9万人次,实现直接营业收入2.36亿元。

  和“西坡29号”的“猪圈房”相映成趣的,还有位于杭州桐庐荻浦村的“牛栏咖啡”吧。在古村落的保护和开发过程中,旅游专家灵机一动,把昔日的牛栏改造后与咖啡结缘,打造成质朴而富有创意的“牛栏咖啡”吧,与当地的花海一起双双走红。

  除了改变“垃圾基本靠风刮、臭水基本靠蒸发,室内现代化、室外脏乱差”的面貌外,桐庐整个美丽村庄的建设和改造,也像“牛栏咖啡”吧一样秉承着因地制宜的原则,最大限度地保留事物的原貌并加以创新。桐庐县农办党组成员吴国龙说,这既能保有乡村的自然田园之美,又兼具城市的时尚方便之利。

  几年前,荻浦村和桐庐当地几个漂亮的古村落一起,联合申报成为4A级的江南古村落风景区。去年黄金周期间,仅荻浦一个村就迎客7万人,村口的停车场一天收到的停车费就达3万元。

  “我们既不能靠山吃山消耗宝贵的生态资源,也不能守山望山无所作为。”湖州市委书记马以说,“猪圈房和牛栏咖啡的生动案例告诉我们,只有更好地养山用山,让美丽山水和科学发展的理念激情碰撞并发生化学反应,才能产生令人惊叹的乘数效应。”

  美丽风光变身美丽经济 生态红利催生自觉行动

  经过10年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引发的生态红利和生态理念在浙江大地裂变出强大正能量。在绿水青山中受益的老百姓由最初的要我做变为我要做,并迸发出更大的生态自觉。

  在安吉山川乡马家弄村和桐庐荻浦村采访时,村里村外都像是景区。游客一扔烟蒂,很快会有村民捡走放进垃圾桶。荻浦村村民申屠金莲告诉记者,村口那片过去堆放垃圾的樟树林如今是游客最喜欢的休憩地之一,有村民在那里设了一个销售土特产的摊点,一斤冻米糖卖15元,一块木莲豆腐卖3元,一年下来可以赚30万元。

  周春芳是丽水市遂昌县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数年前,他承包了乌溪江8500亩的水面。别人家的鱼每斤批发价3元,他的鱼因为获得了有机鱼认证,每斤卖到9元却还供不应求。尝到了生态的甜头,他又通过土地流转承包了80亩茶园和100多亩竹园,成立2个合作社,走起了“农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产品电商化、电商富民化”的道路。

  丽水一直是浙江的相对欠发达地区,过去百姓觉得守着青山就是守着穷,可现在这样的观念完全被颠覆了。土面本地卖4元一斤,销售到外地20元一斤;土猪肉本地15元,网上卖25元……“绿水青山和优质生态成为丽水最大的资源。”丽水市委书记王永康说。去年一年,仅遂昌一地的农产业在网上的销售额就高达30多亿元。

  “只有真正将叶子变成票子,让美丽环境真正转变成实实在在的美丽经济,让百姓在生态建设的过程中获得效益,才能从根本上调动百姓的积极性,使生态建设成为百姓的自发行为和自觉行动。”湖州市市长陈伟俊说。

  人改变了环境,环境又反过来改变了人。从最初的被动做到今天的主动为,如今浙江的不少乡村白墙黛瓦、一尘不染,村里村外见不到一张废纸屑、一个烟头。生态红利进一步催生了生态自觉,农村脏乱差的生活陋习、公众恣意破坏山水植被的行为得到了彻底改变。

  久久为功谋求发展 生态引领全域提升

  经过10年的探索和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之于浙江,已然从盆景变风景、化苗圃为森林,成为全省干部群众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自觉行动,并呈现出神形兼备、丰盈充实的全域化格局。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说,身为地方主官,要学会算未来的大账: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文明素质的提高,以及长远看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

  为给村民带来一个整洁舒适的生活环境,桐庐持续推进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垃圾分类和经济指标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做好了也不能给GDP增速。”县委书记毛溪浩坦言,身为地方官员,要有着眼未来的目光和远见。“宁可速度慢一点,也要保护好生态;宁可各项荣誉少一点,也要用心抓经济;宁可政府支出紧一点,也要挤钱惠民生。”如今的桐庐不仅GDP增速高于杭州市和浙江省,还成为全国首个申请全国文明城市的县市。

  “小时候曾经游过泳的小河回来了。”2013年,浙江作出推进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等“五水共治”的决策部署,一场治水攻坚战在全省范围内打响。截至2014年10月底,全省清理垃圾河6492公里,治理黑臭河4481公里。

  “腾笼换鸟、机器换人、空间换地、电商换市”和“名企、名品、名家”“四换三名”发展策略扎实推进;“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向纵深铺开,星罗棋布的宜居宜业宜游“美丽乡村”成为农民幸福生活的家园和市民休闲旅游的乐园;全面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根据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确定不同区域的主体功能,牢牢守住生态红线,探索实施“考绿不考工”……中科院《2013年科学发展报告》显示,浙江GDP发展质量指数居全国第2位。

  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政府积极引导、顺势而为。浙江省省长李强说,在浙江的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政府始终秉承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理念,始终定位于“指导与服务”,从做好配套服务、提高科技水平、优化产业结构、打造特色产业上下功夫,在保护生态基础上为大众找到符合实际的致富路径。

  古堰和画乡位于丽水市莲都区大港头镇和碧湖镇,这两个古村落坐落在800里瓯江畔,风景秀丽。最初是一些美术院校和画家们写生的地点,后来逐步形成了以自然、写实、原生态为主要风格的中国巴比松画派。当地政府发现产业发展苗头之后,主动加以引导,原汁原味地保留了当地的民居和自然风光,并对道路交通、游船码头、环境卫生等基础设施加以配套。

  “古堰和画乡最初因为独特的田园风光和原汁原味的乡村风貌吸引了人气,形成了规模。对地方政府而言,只有保护好这里的风景和原貌,才可以形成良性循环。”丽水瓯江风情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徐建林说,“因为,这就是古堰画乡的魂。”如今,这里已云集了全国各地的40多名画商,成为全国300多家院校的写生基地。绿水青山入画来,油画产业链初现端倪。

  古堰和画乡还与全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基地云栖小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选址地水乡乌镇、700年历史的杭州八卦田畔山南基金小镇等一起,被纳入浙江省首批100座兼具生态、产业、文化、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发展规划。

  把蓝图交给群众、把愿景交给群众,政府有为而不包办,让政府和市场两只手良性互动、互为补充。正因如此,浙江的生态文明建设和美丽经济发展也和当地块状经济发展一样,显得业态丰盈,形态丰富。也正因如此,浙江生态文明建设更大程度地调动了全民的积极性,形成了全民参与、社会协同、惠及全民的良性循环。

  功成不必在我任,一任接着一任干。2014年,浙江全年生产总值突破4万亿,全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连续29年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浙江省委党校哲学教研部主任、教授董根洪说,从“创业富民、创新强省”,到“物质富裕、精神富有”,再到如今把“建设美丽浙江、创造美好生活”作为新时期浙江现代化建设的主题,这既展现了浙江历任主官和广大干部群众的自觉实践,也折射出浙江上下在“八八战略”统领下实现伟大中国梦的阶段性硕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