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相继患乳腺癌肛瘤肾癌 父母看公厕攒钱救女

发布时间:2015-04-15 09:06:34
女儿相继患乳腺癌肛瘤肾癌 父母看公厕攒钱救女 十年前,女婿外出打工突发疾病逝世,2010年,大儿子突发脑梗去世,2010年至今,女儿相继患乳腺癌、肛瘤、肾癌,目前癌细胞已转移到第四腰椎上。许怀芳只能和老伴努力赚钱为女儿治病,对于以后,根本就不敢想。

  十年前,女婿外出打工突发疾病逝世,2010年,大儿子突发脑梗去世,2010年至今,女儿相继患乳腺癌、肛瘤、肾癌,目前癌细胞已转移到第四腰椎上。许怀芳只能和老伴努力赚钱为女儿治病,对于以后,根本就不敢想。

  十年噩梦 丈夫逝世一人养家

  23日上午,来自礼泉县石潭镇店头村的许怀芳一人在渭滨公园内看守公厕,这位来自农村的七旬老汉叼着旱烟锅,愁眉不展。谈及女儿许银丽这十年的悲苦命运,他只能无奈地落泪。

  2006年,许银丽生活还很幸福,和丈夫育有一儿一女,丈夫常年在外打工,为家里盖了新房。不久,许银丽的丈夫需要再次前往昆明打工,原本打算挣钱还了盖房余下的欠款后,便回家陪着家人,但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一个噩耗,改变了许银丽的命运,也改变了一个幸福的家。丈夫这次出门打工不到一年,许银丽突然接到与丈夫同去昆明打工的亲戚的电话,称其丈夫脑出血,正在抢救。许银丽与家人赶到医院时,丈夫已经离世。

  丈夫逝世时,许银丽37岁,丈夫为她留下了一儿一女,还有年迈的公公婆婆,两年后,公公也去世了,许银丽独自务农,支撑着整个家。

  屡患重症4年做了3次手术

  23日上午,许银丽仍在医院打吊瓶,看起来十分虚弱。她已住院四十多天,欠了医院3万余元,但病情仍令人担忧,从2010年起,许银丽就经常住院。

  “我现在因为癌,腰和腿疼得难以忍受,每天都躺在病床上做治疗,没法儿去挣钱,我爸妈七十多岁的人了,得扫公厕给我挣医药费,还得抽空来医院照顾我,我都没让他们享啥福。”许银丽无奈地说。

  据许银丽回忆,2010年时,她总感觉乳房疼,镇上的医院检查称是炎症,后在西安检查才发现是乳腺癌,一月后,她在陕西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切除了左乳。2012年,她又被查出患有肛瘤,再次进行了手术,两次手术共花了6万余元。

  “2013年的一天,女儿回家跟她妈说好像感冒了,吃了些感冒药,能好些,结果第二天起来眼睛发红,我们怕严重了,赶紧去医院,居然查出来患了肾癌,要切除左肾。”许银丽的父亲许怀芳说,花了3万多元切除左肾之后,许银丽休养了一个多月,却又发现癌细胞转移到了第四腰椎上,至今仍在陕中附院进行住院治疗。

  筹钱治病已欠医院3万余元治疗费

  许怀芳今年71岁,本在礼泉务农,却因女儿屡次住院,接替女儿在渭滨公园里看守公厕,老伴赵彩铃也在咸阳湖景区看守公厕,此外,两人还经常拾废品,希望能够多攒些钱让女儿在医院多治疗几天。许怀芳一共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2010年3月突发脑梗去世,留下两个孩子。老人说,有一段时间,他和老伴要照顾8个孩子,都挺过来了,但是现在,却对女儿的病无能为力。

  “看着女儿疼,想起以前一个邻居,同样的病,疼了好久去世了,我都不敢想我女儿以后咋办。”许怀芳说。他和老伴每月看守公厕收入共2500元,目前,许银丽欠陕中附院3万余元治疗费,许多药品和设备都用不起,只能做基本治疗。

  许银丽病房的一名医护人员称,许银丽第四腰椎的癌并不能确定是由乳癌还是肾癌转移而来,但必须抓紧治疗。“我们只能减缓癌转移速度,目前的技术不能确定癌要转往哪里,要化疗费用也高。”该工作人员说,抑制骨转移的药物一针要900多元,目前,医院已酌情为许银丽放宽政策,但许银丽已欠医院3万余元,长期这样医院也负担不起,许银丽只能出院。

  华商报记者 戚国华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