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波特曼的婚礼少了一盆花

发布时间:2016-07-23 15:01:12
\新京报插图/赵斌

  当地时间8月5日晚8点,加州某个小镇的私人住宅里,一场黑暗中的犹太式婚礼如约举行。据说,新娘子穿上既不艳丽也不暴露的婚纱,但有一个嬉皮的主题。她就是第一个80后的奥斯卡影后,娜塔莉·波特曼。新郎是舞蹈演员本杰明·米派德,他们的儿子Aleph于2011年6月出生。

  不得不承认,段位高的文艺女青年做什么事儿都是有范儿的,总会让人感觉到有文化和没文化,有情怀和没情怀之间有云泥之分。记得2010年上映的电影《社交网络》中有这样一段台词:哈佛出了19个诺贝尔奖得主,15个普利策奖得主,2个未来的奥运选手,还有一个电影明星。虽然电影里没有明确点名,但很多观众都会心地想到说的就是娜塔莉·波特曼。

  波特曼曾经非常痛苦地希望自己在哈佛的生活不被媒体骚扰,并且坚持用一个公众不熟悉的名字登记。波特曼精通五国语言,父母都是身家清白清高的知识分子(父亲是生育与生殖内分泌科大夫,母亲是艺术家),她选修的也是高难度的心理学,是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正牌师姐。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波特曼魅力的筹码,放在手掌中间,随意拨弄拨弄,就能引起公众屏住呼吸的惊叹——在某种程度上,身份和格调远比赤裸裸的财富和性感更让人敬畏。而且这些筹码具有难以想象的魔力,仿佛被上帝亲吻过一样,哪怕波特曼做出与名门淑女不符的言行,也一定会被解读为是另一种意义的格调。

  比如波特曼曾经在某档脱口秀节目中唱RAP,拿自己开涮,说自己在哈佛读书的时候无恶不作,夜夜笙歌,荒淫无度,整段RAP粗口频爆,屎尿屁词汇不断。但看过的人大多数惊讶之后,依然不会生起任何反感和厌恶,波特曼在心中还是那个有个性的文艺女青年。试想一下,如果主角换成林赛·罗韩或者希尔顿,恐怕人们的口气就是,哦,这不就是一个bitch吗?

  波特曼为全球的文艺女青年树立了一个难以企及的标准,就是如何真正地跟着自己的心走,不为世俗所束缚,游走在各种矛盾之间。她赚片酬赚得心安理得,哪怕在推荐阅读:电影 http://www.2yy.cc里剃光头发,也可以轻易拒绝像《洛丽塔》这样明摆着可以名声大噪的作品,甘愿用一年的时间在舞台上演《安妮日记》;她拒绝跟看上去像种马的好莱坞男星发生任何让公众误会的绯闻,却在拍摄《黑天鹅》的剧组,像冲动的修女一样很快地与指导老师本杰明陷入热恋,然后怀孕订婚。

  在被逗笑为“黑暗系”的婚礼上,波特曼坚持宴会全素,并且恪守犹太民族的礼仪,像是进行着一场以祖宗之名的神圣祭祀。与仪式矛盾的是,波特曼笑靥如花,并且拉着本杰明的手不肯放,据说还试图玩了一把“落跑新娘”。用玩性调和庄严,这样的玩法也只有她能做到和谐。如果非要挑刺的话,婚礼上缺少让·雷诺送的一盆花。波特曼曾经在《这个杀手不太冷》中许诺,“长大后我可以成为你的女人”。

(责任编辑:左智婷) 分享: [保存到博客]

推荐阅读:电影排行榜 http://www.10101.cc